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生態建設 > 工程設計
針對園林專業學生談談景觀設計的幾個必要步驟
發布時間:2016-03-08  訪問:3258
1.進入興奮狀態
  從一開始,在對設計任務書和設計場地還不十分熟悉的情況下,我請你先要專心致志、同時并舉地開展兩項工作:
  第一:改變你對這塊土地一無所知的現狀。在一塊陌生的土地上進行項目設計,你需要在短時間內填補巨大的知識空白,盡快熟悉此地的各種情況。在此期間,一系列問題接踵而至。比如:這塊場地原來做什么用的,現在要用來做什么?人們要求你怎樣改造它?是誰要求你這樣做的?這里最輝煌的時候是什么樣的,又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走下坡路,現在為什么被閑置,而我們又為什么要改造它?場地中有哪些朝向問題,空間又是怎樣相互連接的?
  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都將隨著工作的展開而逐步得到確切的答案,現在還含糊不清,就一時留做懸念。現在最重要的是問題的提出、問題的數量以及問題的累積。因為提問在激發出你的注意力,問題本身會促使你做出決定并付諸行動。從一開始,某種求知欲就會激勵著你的觀察力和敏銳性。然而,這種不斷探求新知的渴望及其過程,不應延緩我們進入正式的設計工作階段。
  第二:與此同時,你不必等待所有的問題都得到一一揭曉,就完全可以提出一些工作設想,并勾畫出設計草案。因為設計方案產生的原動力是你的直覺。我認為,盡早提出設計意向是很重要的,要避免因冗長的前期分析延誤了工作進度。
  如果你一味地想要等到對所有的問題都有清晰全面地認識,后果往往是難以區分基本的設計要素,或者使設計方案停留在圖面上。只有將場地中豐富的現狀資源所引發的最初直覺與設計任務書及后續的實地資料進一步對照,我們才能夠逐步弄清設計和現實之間存在的差距。在這里,直覺和分析彼此之間是相互促進的。因此說,設計方案產生于直覺,并在再認識和再調整的過程得到不斷的深入。
  這些最初的直覺建立在你對空間改造的經驗上。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現實以及那些我們錯誤地稱為場地或任務書的“限制因素”的制約下,直覺會部分或全部地退出設計過程,但是一些頑固的殘余、某種“極性”,仍然會保留下來,并在設計方案中起到最初的組織核心作用,以后的所有決策都圍繞這個核心逐漸匯集。與此同時,要采用逆向思維的方式去預測初步設想的可行性,要在最初的直覺和與其對立的設想之間反復權衡。同時,以相悖的假設去辯駁你的直覺,從而驗證的直覺的可靠性,把設計方案當作是一次實驗。
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把第一個步驟和所謂的分析階段相混淆,傳統的設計方法一定要把分析作為設計的初始階段。景觀設計是針對場地中一系列或多或少概念化的、或多或少客觀的、通常是相互矛盾的現狀資源,提出一個空間解決方案。這些場地和任務書中的現狀資源,無論是否全面,無論以何種方式匯集起來,比如采用分析的方法,但是,就空間意向而言仍然是一片空白。現狀資源包涵在空間之中,但是資源本身并不能激活空間。這些現狀資源只是設計的“客體”,所缺乏的是設計的“主體”,只有當主體作用于客體時,設計才能夠產生。這就是說,設計師要描繪出人們所期待的空間外形,還需要采取的特殊設計手段。
  每一個設計項目都是一個特例,其特殊之處就在于外在的、而且是自由出現的現狀資源,認為有確定的規則在控制現狀資源流動的想法是錯誤的。我們能夠觸及的各種現狀資源都處于無序狀態,包括現狀資源的豐富性、復雜性以及各種可能性。漫長的設計周期會以自身的節奏,將不斷出現的各種現狀資源組織起來。設計并不是線性的過程,而是循環的過程,它通過不斷地篩選,使所有我們要了解的現狀資源依次出現并組織起來。分析和設計是處在同一過程中密不可分,而且完全同步的兩個程序。
  所以說,你以何種方式進入到設計過程中是至關重要的。這里建議你以興奮狀態進入設計,目的實際上是強化設計的初始階段并使之充滿樂趣。因為你要解決各種矛盾,將處于分離狀態的方方面面聯系起來,你還要嘗試著設想空間形態并將之表現出來。因此,在這個初始階段,你就要從整體上進行一些目標不甚明確、思路不夠清晰的設計探索,同時難免還要對付一些失望和擔憂的情緒。
  2.全面觀察場地
  你必須遍訪場地及其周邊環境,仔細觀察并記錄下各種外形狀態,包括所有細微之處以及容易被忽視的方面,不應有任何遺漏的地方。弗朗索瓦·達戈涅(Francois Dagognet)在《具象空間認識論》(Une épistémologie de l’espace concret)一書中講道:“不要拋開土地,也就是說不要拋開記載、房屋、景觀,以及各種生物、材料、現狀資源所依存的土地”;“景觀是一種手段,與其說要發現景觀,不如說要借助景觀去發現”;“人們只能從外在的或者幾乎是微不足道的方面,去發現真實在閃爍,并‘捕捉’到真實,除此之外,別無他處”,“學者們常常竭力忽略那些記號、起伏、陰影、外表等等,其實,恰恰是在那些次要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地方,生命才能夠被認識和理解”。
  以歷史的眼光來看,提供給你們的所有區域,其實都是經過自然巨變和不斷地人為占用的產物,因此而留下了各種遺跡、外形、布局。其中有一些區域與不斷出現的功能要求相吻合,因此可以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維系下去。因此,如何在你的設計中汲取那些人們認為真正的本質,并將之植入未來的整治中,是很有意義的工作。這種簡約的設計手法,也使你的設想不至于脫離場所的特性,保持場所的一貫性,避免過于粗暴地割裂場所的文脈。
  只有在外部形態和文化層面上,以及我們與實體的關系上,最大限度地觀察、調研、綜合相互交織的現狀資源、景觀的聯系方式以及各種情況,你的決策和設計方案才能獲得來自于世界本身的靈感。
  關注那些具象的、感性的現狀資源,也是一種特殊的學習方式。它使我們能夠分清各種方法、不同地點、各種影響、各種跡象和各種參照物等,尤其是通過實踐,再以個性化的方式介入、表達并相互影響,這些都會要求采用相應的方法。因此,過于倉促或流于形式的實地考察,有可能會過分強調場地的某個形態、某個布局或者某種氣氛,從而突出了場地的某些特征卻忽略了其他方面。
  由此產生的第一個后果就是你僅僅被某個方面所迷惑,并設想它會延續下去,這種迷惑足以掩蓋景觀的其他現狀資源。為了防止以偏概全或過分夸大場地的某一特征,你應采取下面這種具有普遍意義的學習方法,就是以交叉線路的方式,從最遠的地方開始,迅速、緊湊并且是全方位地看完場地。要盡可能的一次走遍整個場地,即使某個地方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使得你流連忘返,而無暇觀察它處,也要盡快離開那里!
  第二個后果,是在相對簡短的參觀之后,你會從景觀中提取出一些所謂客觀的現狀資源,通常是那些最支離、最突出的資源,也是最容易表現、闡釋的資源。這種“分析”手段通常都采用分離的方法,把現實分割成了一個個片斷,然后在工作室或教室中關起門來將這些片斷任意組合。隨之而來的方案將充分證明你的設計很難與實際狀況相吻合,它不過是一種摘要性的和隨機性的成果。
  因此,至少上述兩種觀察景觀的方法是我們要反對的。對于景觀的觀察方法,我有兩點建議:
  第一:通過強調場地中最突出、最穩定的特性,你就可以從總體環境氛圍上,提煉出場地中最明顯的結構、實體、景物和生物。這也意味著某種觀察方法和探索方式,就是說經過多次全面的現場踏勘之后,再回到事物本身,運用同樣的方法將各種現狀資源逐步分門別類。由于你的觀察具有分析能力,在視野范圍內能夠截取、分辨并確定下來外在的形狀和特性。這種觀察方法確保了彼此孤立的事物之間具有某種穩定性。因此,凸現于視角中的松林、牧場、蘋果樹的外形和特性,都給你留下深刻的印象。你把它們記錄下來,并為它們命名和分類。這樣一來,你確信下次來參觀時它們還在那兒。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認為你已經在構筑空間了,因為你通過點、線、面,以及各種富有特性的元素把空間定位,你自己也擺脫了過于含糊不清的背景。為了把握現實狀況,我們通常更傾向采用第一種方法,首先因為它純粹是視覺上的,因而也是完全相分離的方法。從這點來看,它就和語言一樣,既能使各種思想迅速膨脹,但又能加以節制,從而具有高效率和概括性的特點,尤其是能使空間在現實環境中趨于穩定。
  第二:你也可以使你的注意力僅限于空間的結構和外部形態上。這就要求你采用一種更加原始、更具動物本性的眼光。就是說以一種不斷搜尋、不會重復出現的眼光,僅僅關注場所的多樣性狀況。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從一開始就忽視所有過于突出的特性,決不能受其影響。并且不要去關注那些尚未構筑起來景物。同樣地,當你放棄周圍所有的閃光點,什么都不要留心,只是專注于大量地收集工作時,你就擺脫了許多表面性的東西,進入一個含而不露的境界。當然,你不能清楚地分辨,只是能隱約地感覺到。
  每當某種布局或外部形態十分顯眼并呈自我封閉狀態時,你應該仔細觀察它的周圍環境,檢驗它的抵抗能力,并且在其空隙中四處走動。我們希望樹木枝杈縱橫、草地繁茂、地形起伏,而樹木、草地、地形對你來說不再是抵抗的中心,它們可以失去個性,并且在整體上,你可以深入在這些元素之間的空隙和差異性之中。有時,當這種具有擴張性的運動與景物展開、融合的細微變化相一致時,你就脫離了由一些零散的外形構成的空間,從而進入組合各個外形的過程了。
  這第二種方法通過不斷地觀察景觀,必然會引導、并漸漸調動起你的其他各種感覺。注意力是不可能持久的,你稍瞬即逝的注意力也會不斷轉換到其他方面,使得無法充分利用視覺能力。對于那些習以為常的景物,你會熟視無睹,因為你的敏感度低于你的意識。即使是在黑暗和陌生的環境中,你的其他感官也始終會引起一些常常是毫無結果的感覺。比如你的嗅覺具有很細微的分辨能力,但它沒有額外的、能夠確定輪廓形狀的功能,這超出了它的感受范圍。將你擅長的分析工具置于相對的沉睡狀態,會使你所有的靈敏度突然提高。你不再以銳利和冷漠的眼光面對景觀,而是深入到景物之間,觀察其紛繁復雜的變化。你因而處于景物的過渡之中。
  大家都知道,正午陽光最強烈的時候,并不是最適宜的戶外活動時間。教師領著學生去看場地時一定要記住這一點。因為強烈的陽光會使景物的輪廓很清晰,也使景物完全處于分離狀態,而弱光卻使景物互相緊貼、互相混淆并互相疊印在一起。顯然,假設公理應該從最難處著手,而不是傳統教學法的由淺入深。其實,我們在兒童時代正是這樣學習觀察的,后來卻把它遺忘了。
  3.探索超越界限
  在每一個景觀設計開始階段,首先要對商定的設計邊界表面上的合理性提出質疑,避免把景觀分解成大量互不相干的“工地”碎片。相反,每一個場所設計,都必須建立在對場地充分了解的基礎上,并且設計應該針對所有鄰里空間產生的現狀資源有著整體性的認識,鄰里空間通過彼此聯結,構成一處場地中不同的地平線。
  你要避免被束縛在場地的某個方面。要反復地避開、遠離、接近場地的各種邊界,以便發現不同的運動趨向,并借此使自己脫離空間的局限。只要不斷地擴展你的視點、超越束縛你的邊界,你就可以衡量出景物的抵抗力,并研究它們的多孔性。在遠離的過程中,你可以檢測到各種情況條件。根據這些,你就能明了空間在近處如何形成,以及如何趨向于遠處的鄰里空間;何處是空間向外延伸、并向遠方開敞的門戶?你只有脫離場所,才能夠明確場所真正的地平線在哪里。
  在景觀空間中沒有十分僵硬、封閉、毫無縫隙的邊界,而且空間總是與鄰里空間彼此滲透,各個場所之間也沒有本質上的差別。景觀元素的擴張能力,以及各個相鄰元素連接形式的多樣性和復雜性,決定了景觀中的各種元素類型。景物也不存在明顯的輪廓線,它的每個面和外形都在變動并向外延伸。因此說,景觀元素具有超越其外在性的表現力。這種特殊的表露方式使得景觀之間也沒有了真正的差別。所以說,只有在限定的情況下,才能發現景觀的所有不同特性。這些特征既表明了景物的存在,又使其特性顯得溫和,從而在更大的范圍內使得景觀的所有特性能夠共存、共融。
  在同一個場地中,景觀具有的所有這些空白、多孔性、變形和演變等特征交織在一起,組成了發散的邊界、相互遮掩的分界線,它們彼此回避又彼此重疊,有時也彼此混淆。由此看來,地平線的概念與構成景觀的那些邊界的獨特狀態具有相同的含義。
  正如哲學家米歇爾·賽爾(Michel Serres)所說的,地平線是一種“清晰的模糊體”。它非常不穩定,具有很強的開放性和擴展性。同時,地平線也是一個空間和鄰里空間建立聯系的特殊手段,使各個空間之間彼此相互滲透。空間可以突破所有的界限和領地,并從外部空間里吸收精華。
  正因為地平線是有空隙的,在時間上又是不穩定的,在想象和表現形式上還是豐富多變的,因此說地平線是一個中間過程,是使孤立的景觀彼此滲透、共存并相互關聯的特殊場所。為了展現景觀的所有地平線,我們要進入到一個雙向的運動中:一個是讓我們遠離既定的場所,并從地平線的影響中解脫出來;另一個正相反,是讓我們隨著細致而漸次地剝離圍繞它的各種邊界,漸漸進入地平線內部。
  這種建立在穿越、滲透以及循環基礎上的空間體驗,在我們要表現景觀時,可以通過繪圖形式表現出來。設計師通常是借助圖紙來表現他設想的東西,就像建筑師的建筑設計圖那樣。但是,風景園林師卻很難表現出林緣的晃動、樹木無數的枝叉以及草地的起伏變化,而他們觀察到的或想象到的景物卻既不能縮減,也不能以輪廓的形式表現出來。因此,園林景觀設計圖開始不要超越界限,要采用粗線條的方式,下筆大膽而有分寸。風景園林設計師需要同時推敲并調整景觀的邊緣和中心的特征,所有的景觀既彼此分離,又相互混淆。所以說,他的工作始終就是在關注相互矛盾的狀態中進行的。
  4.離開場地以圖再來
  在最初的探索研究工作階段,你對場地的探索越多,也就發現的越多,其實每個空間的現狀資源是取之不盡的。你對場地了解的越多,就越會發現不同資源之間存在的諸多矛盾,其中包括場地和設計任務書之間的矛盾。你對場地的現狀資源和設計任務書的要求分析得越透徹,就越難以開展工作,因為你一不小心就被景觀的復雜情況所束縛。因此,你要有規律地遠離場地,離開場地回到工作室中,用特殊的表現和移植現實的方式開展設計工作。而在現場時,你會淹沒在浩繁的現狀資源中以至于無法做出任何決定。
  設計源于現實并以某種方式的現實縮影作為開端。在工作中你要盡快地草擬出初步設想。要知道,針對空間本身,或者更確切地說,在設計中表現空間的工作,很可能造成大量的對現狀資源的思考或管理工作毫無用處。空間有自身的資源,允許重新塑造,并能消除某些由分析所產生的矛盾。景物是分層次相連接的,它的各個元素或是正處在、或是在離開某種不確定的狀態,這是每個風景園林師必須面對的實際狀況。盡管如此,由于在我們的主觀意識中,存在著某種神秘而且是相當頑固的意念,能夠迅速地建立起一個認知體系并產生可供交流的觀點。正是由此才產生出設計方案。
  但是,你一旦產生并明確了初步設想,就要回到場地中去驗證其可行性,并檢驗設計草案和場地現實之間有多大的差距。如果忽略這一步,你的設計很快就會和現實相脫離。介入景觀之中,就是參與到相互關系十分復雜的世界中,要求設計者具備豐富的知識和技巧,能夠把握錯綜復雜的關系。如果你的工作沒能認真對待場地的復雜性,那么你提交的草案即使不被否決,也至少會被看作是粗蠻無理和不協調的。
  因此,在整個設計過程中反復往來于工作室和場地之間是非常有必要的,這也便于將分析和設計巧妙地結合起來。而且,只有經過再認識、再試驗以及再調整的過程,你的設計才能逐漸貼近現實。即使那些最荒涼、最貧瘠的地方,也充滿了潛在性,值得你去挖掘。開展項目設計,同時也是在抓住一些機遇。在此意義上,設計應該被看作是一個認識工具,一種對現實的試驗、測試和調研方法。與場地保持默契反過來又會為設計本身提供更多的信息。
  5.穿越不同尺度
  構成景觀的各種條件和元素彼此連接,在空間和時間上協調一致,這有助于將景觀的各種尺度緊密的嵌合在一起。在一個局部地點和整體區域的構成元素之間,常常有很多相互關聯的方面。因此,穿越景觀各個尺度的同時,就是在把握各種尺度。以同樣的方式,就能把握住整體和局部、近景和遠景的關系。在你的空間設計中,要運用這一方法使景觀中的各種景物彼此連接,形成一個整體。
  凡爾賽園林就是各種尺度彼此嵌合的經典范例。包括水池駁岸、臺階坡道、修剪樹籬等等的細部處理,都在含蓄或明確地顯示著它們是構成園林的整體及其風格的參照物。在設計的每個步驟和層面上,穿越和把握各種尺度關系,都是最難掌握的,要求有更多的實踐經驗作為指導。因此,你們作為學生要盡快進行這方面的訓練。
  6.展望場地未來
  在設計中越來越依賴于對場地狀況的了解,促使你以一種富有活力的方式去觀察這個區域。實際上,你在場地中發現的各種外部形態,都表現出一種傾向性和具有普遍性的運動規律,反映出景觀作品中那些有形空間性的和無形的時間性。只有充分了解到影響區域組織和發展的各種內在因素,才能促進規劃設計的順利進展。
  這種設計方法與電影制作中剪輯板上游標的作用相類似。影片剪輯時,隨著先后按照一定的方向卷動膠片,就將反映不同時段的圖像連接起來,從而構成一段連續的景象。如把游標推向一端,就可以通過慢鏡頭延長一組畫面的放映時間,從而能夠發現在場景構成中起主導作用的圖像,促使你這樣或那樣地進行剪輯。
  從你覺察到的依次出現的眾多線索中,你會發現那些場地最明顯的運動趨勢,這就給你提供了更多的機會,引導并支持你對場地的將來進行改造。如此一來,你在實際工作中就能以最少的投入對場地進行持續的干預。
  從這一點上說,設計其實就是一個記憶和展望的混合體。如果你依照厚古主義者或保護主義者提出的口號,將設計方案完全淹沒在場所的歷史和地理當中,就說明你事實上曲解了上述觀點。你不應停留在歷史檔案之中,而要將提出的新設想與場地的記憶聯系起來。
  7.捍衛開放空間
  保護開放空間實際上是在捍衛一種價值。 更確切地說,捍衛開放空間的就是反對將空間處理得過于擁擠甚至一概地堵塞。前面已經闡明了在場地與地平線的各種關系中,那些空白和間隔具有重要的作用。作為風景園林師不應成為具有激進巨變思想者的同謀,要“有所為,有所不為”。如果想要什么都抓住、什么都興建、什么都改造,結果就只能夠是事與愿違了。
  應該抵制那些在空間中堆砌各種人造景點的設計方式。盡管各種堆積在一起的景物,有時很精心地設計下,常常從某個角度或局部看上去還不錯,但是卻使得整體景觀顯得累贅。雖然說空間設計的目的顯然是要在空間中設置和安排景物,但通常也要求節制景物的設置。對設計師來說,重要的是做出有理有節的布局安排。
  8.公開設計過程
  項目的策劃人或主持人在談到設計的主題思想或設計內容時,都會滔滔不絕。但是卻很少論及如何論證設計行動本身,或者說在整體上對那些創作動機、各種行為方式和不同層面的做法,以及組織進程的依據等等。尤其對于設計程序、深化過程、做出哪些讓步、彌補和完善了哪些方面等等,他們總是遮遮掩掩。因此,你應該在注重設計過程而不是設計結果的思想指導下,采取逐漸達到目的的工作方式。
  最大的難題還在于表明設計本身的整個運作過程(機理)。這已然引進了一個觀點,即不要將作為工作階段的設計圖紙與作為設計本身的最終成果混為一談。作為承包方都應該清楚,他提交設計成果之時,并不意味著他的設計工作已經完成了。只有發包方認可他的設計并開始實施之時,他的設計工作才告一段落。如果這個標志沒有得到落實,設計工作無疑就沒有結束。因此,從一開始設計師就要盡可能的敞開構思過程,盡可能的將大量的、有時是細微的決策聯系起來,要把各種決策對設計的要求,經過反復不斷地試驗逐步運用到空間處理上。雖然說創作的所有動力都在促進設計方案的盡快完成,但是設計者因此而避諱談到設計工作中出現的猶豫也是不可取的。為了強調設計成果的價值,許多設計師過多的根據經驗來建立設計方案不容質疑的邏輯性,以此掩蓋所有的猶豫不決,其實正是這些猶豫的方面決定了設計過程的開放性以及外界的可滲透性。僅僅展示在工作室里秘密制作的工作成果,設計者其實是加深了設計創作所固有的難以言傳的特性,所以說將創作過程盡可能地公開化是比較理智的。反之,如果你發現設計者與評審人或使用者之間始終難以溝通時,你就不會感到吃驚了。
  從業設計師、教師以及學生都應該具有一種共識,即:在設計的空間性和時間性上應該完全敞開;要使設計過程盡量透明化,使人更好的理解設計的源泉、原動力、解決問題的方式以及各自的來龍去脈;要摒棄像孤立于工作室中的藝術家那樣的浪漫工作方式,要充分闡明設計方案的前因后果。
  設計的最終目的顯然是改變和完善場所。但是在此之前,它還是一種揭示改造空間可取的各種手段的方法。開放設計過程,就是要讓大家——現在是教師,以后是決策者、使用者、企業家等——都理解到,你如何依據一系列的決策導致最后方案的形成。這也使大家能夠恰如其分地評價并且合理地介入你的設計過程。
  鑒于你設計的空間經實施后將對其他使用者開放,在設計中你必須時時注意盡可能使人的活動與景物處于和諧的環境氣氛中。出于風景園林師的藝術特點和行為方式,你應該特別擅長如何與人進行協調。
  9.捍衛設計方案
  公開你的設計過程并闡明各個階段的工作內容,這是有利于相互交流并在必要時改進方案的一個行之有效的步驟。但是一定要注意不能因為對方——從你的老師開始——的意見,使你的設計主體輕易受到侵犯、糾纏并最終改變設計方向!只有原創者才能修改設計方案并保持原有思路的完整性,也只有原創者才能確保設計形態的整體性與和諧性。因此,你必須成為你的設計方案的忠誠捍衛者!
 

上一篇:濕地園
?
美容店能赚钱不